磁州窑的艺术特征


磁州窑的造型艺术风格多样。梅瓶、玉壶春瓶,线条俊美挺拔、亭亭玉立;鱼藻纹盆、龙凤纹坛,厚重敦实、磅礴大气;荷口瓶、盘口瓶,灵巧秀丽、端庄典雅……总的来说,碗、盘、盅、碟朴素大方、简洁实用;瓷枕样式多变、注重功能;儿童玩具乖巧玲珑、惹人喜爱。

磁州窑有近百种装饰技法。布局上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意在笔先、点到为止、达意而为;情感上挥毫泼墨、放情刻划、不拘小节、随思而就,所描绘的人物、山水、花鸟、鱼虫,都是作者情感的表露与宣泄。

磁州窑艺人的制作技艺在艺术创作中,随着时间的积累发生由量变到质变的提升。到高级阶段时,作品看似随手点涂、任意随便,但都在艺术法则的指导下进行。它的留白、占位、勾涂,处处着眼于对比、对称的关系,大小恰当,随心而成;处处彰显着活泼精炼、大气磅礴,构成了磁州窑装饰艺术的洒脱与豪放的风格。

磁州窑的艺术风格极具鲜明的地方色彩与个性,极具生命力。按时代的发展历程,磁州窑作品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风格特征,也成为见证那个时代的历史文物。宋代雅俊简约,金代色彩艳丽,元代大气豪迈,明代洒脱霸气,清代繁中求简,近代雅俗共赏。

磁州窑在装饰题材上不拘小节。为满足社会各阶层的精神需求,凡是真、善、美、朴实、勤快,能给予人们精神上的鼓励,对人生哲理寓意深刻的民族希望、民众理想等内容都是它所表现的具体内容,所以磁州窑作品一定程度上再现了北方民族的生活情景,反映了北方民族的文化。

陶瓷制品因各地原材料的不同而具备了地方风格。河北磁州地区的大青土资源相当丰富,但由于大青泥料在坯体干燥的情况下,不易黏结,因此磁州窑生产工艺流程执行湿坯工艺路线。湿坯工艺又影响并决定了它的装饰路线,即在半干情况下完成施釉、彩绘等一系列生产操作的工艺流程。因为留给制作者的装饰时间短暂,使得湿坯装饰在艺术表现手法上采用大写意的装饰技法成为首选。这也更符合工艺便捷、产量提高、制品美观等客观条件的要求。装饰工艺中运用毛笔进行装饰,就是依据磁州窑的的工艺特点,采用最适合的写意手法从大处着手、挥洒自如,以达到浑然大度、不拘小节、一气呵成的艺术气质。这种因地制宜、因材施艺的观点是磁州窑独特风格形成的重要因素。

磁州窑将白色化妆土和斑花相结合,表现出毛笔与墨在宣纸上挥毫泼墨的感觉。宋代时期,单色釉瓷器生产占有绝对优势的地位,唐代瓷器出现“南青北白”的局面。但受宋代社会文化的影响,磁州窑选择了将中国传统绘画书法艺术与化妆白瓷相结合,把毛笔、墨色及书道、画论,引伸到瓷器装饰工艺中来,形成了磁州窑的主要艺术风格。中国书画与陶瓷工艺相结合,形成了独特的中国陶瓷装饰新面貌,那种天然朴实、纯真执着、返璞归真的气息扑面而来。中国的书画艺术,讲究意在笔先,追求朴实、纯真的神态,以宁拙毋巧、宁丑毋媚的主观意识贯穿在以形写神的意境中,强调一个“写”字,追求出神入化的境界。磁州窑艺人尊重艺术的理性与法则,但在应用时却加以变通、有矩无束,似有七分自信、三分俏皮。

磁州窑器物在尽可能饱满的形体上,运用流线型线条的动感,彰显出丰满而又挺拔的视觉感,饱满而不臃肿、挺秀又风度翩翩,是磁州窑简约流畅的造型艺术表现手段。适用、美观、简约的造型风格更好地亲和民众,结实耐用、美观价廉,满足民众的需求。这也正是磁州窑民间艺术淳朴、务实的体现。

黑是黑、白是白,对是对、错是错,立场鲜明、爱憎分明的豪放情调,构成了磁州窑黑白强烈对比的艺术神韵。把淳朴豪放的民族激情,宣泄得淋漓尽致。

色彩也是有感情的,磁州窑红绿彩采用纯净、淳朴耐看的红、黄、绿三原色,表现出人们对大自然的美好向往。画面内容大多反映百姓所喜爱的人文典故、花鸟鱼虫、诗词歌赋,抒发了百姓真实的情感。这些都深深地镌刻在磁州窑的器皿上。

白色洁净高雅,黑色沉稳大气,红绿彩明快活泼,三者有机地结合,把磁州窑淳朴豪放的艺术风格生动地展现出来。

(作者系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磁州窑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河北省民间工艺美术家,图片由刘鹏润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