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茶器的形制及艺术风格


宋代经济繁荣,城市餐饮文化发达,茶、酒肆不再被约束在市坊中间,普通百姓也开始实行三餐饮食制度。三餐制直接带动两宋时期餐饮文化的形成,特别是茶文化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因此,宋代的钧瓷除了主要器型日用器外,还兼有一部分茶器,如碗、盏、托、壶罐等。钧窑茶器从唐钧的执壶、双系罐、盏、碗沿袭下来,由于诸多的社会因素,虽然没有成为茶器的主流,但也形成了一种独具特色的茶文化现象。

钧窑茶器是艺术品,同时也是实用品,从创烧时期起,其风格就深深烙上了时代印记。

唐代的钧窑茶器以恢弘、简洁的风格为主;北宋时期钧窑茶器则向灵巧精致的风格转变,其代表作为仰钟碗、斗笠盏等;金元之后,钧窑系兴起,钧窑从官窑走向民窑,茶器的形制也随之赋予了粗犷、朴素的特征,经典制品如罐、盅等。

当代,钧窑工作者受多元文化和各种美术思想的影响,解放思想,大胆创新,突破传统茶器的表现方法,运用各种美术工艺手段,进行钧窑茶器的设计和制作,无论是品种数量还是其艺术品位,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从古至今,钧窑茶器大约有以下品类:

壶。壶是茶器的主体,钧瓷壶从传统的执壶、瓜状壶系列到当代各种形态的创新壶,千姿百态,种类繁多。虽然它们形态有别,各有风韵,但大多由壶身、把、流、盖几部分组成,而且不作雕花、划花之类的手法装饰,保持着朴素、简洁、浑厚、庄重的造型风格。

罐。茶罐是传统钧窑茶器之一,从前人们用它贮存茶汤。茶罐有大有小,上方口沿下设系,方便提携之用。常见的有唐宋时期的双系罐、四系罐,还有近代的两耳罐等。当代,随着暖水瓶之类的现代贮水器具的兴起,茶罐己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碗。茶碗也是茶器中的主要用具,有大有小,形状不一,名称也不一样。大者称碗,有斗笠碗、仰钟碗、鸡心碗等;小者称杯或盅,有竹节杯、压手杯、玲珑盅等;浅者称盏,有荷口盏、侈口盏、无足盏等;口足皆收者称瓯,或玲珑小巧,或质朴无华,不一而足。

承。茶承,即茶盘,承托茶壶、茶杯之器具。茶盘大小形状不一,多为平盘或折沿盘,也有荷口盘。当代随着茶文化的繁荣,茶承也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比如茶海,也是茶承的一种。茶海,鼓形中空,上面作镂空状,线条起伏有致,富有美感。

茶器作为钧窑的重要组成部分,靠自然窑变效果来展示文化内涵和艺术品位。钧窑茶器的窑变釉色丰富多彩,自然地、和谐地展示在各种茶器上,灿然若霞,绚丽生辉。其经典釉色有黑底白斑、月白天青、海棠红、玫瑰紫、花釉等。

黑底白斑是唐代钧瓷创烧时期的代表釉色,在黑底釉上点白、绿、黄、褐斑点,在高温下熔融流淌,形成烟云变化之妙的美感,多用于壶身、盘盏之上。

月白天青是两种釉,偏白者称“月白”,近青者曰“天青”。月白天青不同于其它窑口釉色,不是玻璃釉,是乳浊釉,具有失透性能,窑变而成。月白天青釉茶器纯洁素净,沉稳厚重,有堆雪凝絮之美。

海棠红、玫瑰紫也是钧窑茶器的主要釉色。红有深浅浓淡之别,紫有雾岚烟云之分,相互交融,相互渗化,飞丹流霞,相应成趣。

花釉也是钧窑茶器的常用釉色。花釉以某种色彩为基调,杂以其它色素,赤橙黄绿青蓝紫无不毕俱。红中有蓝,绿中隐紫,过渡自然,花团锦簇,艳艳如霞,动人魂魄。

为了让钧窑茶器更具有艺术感染力,作者往往采用特殊的工艺技术以实现其目的,比如在茶器内外施不同的釉(内施青或白,外施红或紫),又或者上半部施釉,下半部不施釉。施釉处绚丽夺目,无釉处质朴自然,利用反差效果提升其艺术品位。

作者系国家职业(技能)一级技师(陶瓷装饰)、国家职业(技能)一级技师(陶瓷烧成)、高级工艺师、国家一级工艺美术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