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繁荣发展的巅峰时期


钧窑,始于唐兴于宋,至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

唐代,产于河南禹州境内的钧台花瓷、神垕花瓷等,规模宏大、品种齐全,无论是制作工艺还是生产技术都达到了较高水平,并逐渐发展成熟,形成了独特风格,被后人称之为“唐钧”。

宋代是中国制瓷历史的巅峰时代,也是钧窑艺术得到繁荣发展的巅峰时期。

《中国陶瓷史》载:“宋代的钧窑首先创造性地烧造成功铜红釉,这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成就。”钧窑成功烧制出窑变蓝色乳光釉和铜红釉,打破了瓷器单一颜色一统天下的历史,受到世人青睐。

这一时期,钧窑器物造型规整,釉色多以天青为主,也有月白、天蓝、葱青等颜色,器物大多施满釉,烧成工艺有支烧或垫饼烧造。宋代钧瓷胎质细腻致密,呈灰褐色,吸水率低,瓷化程度高,叩之其声铿锵,圆润悦耳。

徽宗时期,在河南禹县立官钧窑,烧制各式花盆、奁、鼓钉洗等陈设用瓷。能工巧匠按照宫廷设计,不计工本,精工制作。其造型端庄古朴,胎质坚实,工艺严整;釉色五彩缤纷,莹光玉润,变化神奇自然;且挑选严格,残次品一律砸碎深埋,禁止流入民间。这种高标准、严要求,对钧窑的制作工艺、烧制技术、艺术品位起到了升华作用。因此,钧瓷由一般的日用瓷上升到纯粹的艺术瓷,成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

宋代官钧瓷由于特殊的窑变属性,成为陶瓷发展史上的一枝独秀,代表了钧瓷艺术领域中的最高成就,达到了瓷艺美学的巅峰。

金元时期,由于钧窑的独特风格深受人们的喜爱,加之宫廷垄断的解禁,钧窑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影响遍及河南、河北、山西、内蒙等地,在我国北方地区形成了一个规模宏大的钧窑体系。

尤其是金代的钧瓷,处于一个大胆创新、敢于突破、无所顾忌的时代。彼时的钧瓷以一种粗犷、奔放、大气的风格著称于世,打破了唐宋时期的清规戒律,突破了宋代钧瓷造型的限制,进入寻常百姓家,得到了较大的发展空间。

金代钧瓷的胎质不如宋代的细腻,胎质较粗,积釉肥厚,且多为半釉。其釉色以天青、天蓝为主,釉彩流动性小,成为金代钧瓷釉斑一大特点,这是区别于宋代钧瓷的工艺特征。

明代钧瓷不多见,相关文献也很少,实际上明代钧瓷多以仿宋代为主。从文物鉴定专家耿宝昌有关明代钧瓷的论述中可知,明代宣德时期的器物,在故宫博物院、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及英国伦敦大维德博物馆均有收藏。这一时期的器物,胎土为灰、褐黑色,极细腻,水平之高不在宋代钧瓷之下。明代钧瓷也讲究紫口铁足,胎土细腻要胜于宋,重量也是历代钧瓷中最大的,这是明代钧瓷的重要特征之一。

再来说清代钧瓷和民国钧瓷。由于战乱,钧瓷的烧制技艺至清初时期已基本失传。清光绪五年(1879年),神垕镇窑工卢振太立志恢复钧瓷烧造。经过长期的实验,卢振太后代于1902年烧制成功。

神垕炉钧始于1870年。炉钧是仿钧的一种,因在炉型窑中采用还原工艺手段烧制,故称炉钧。炉钧在区域上可分为北方炉钧(神垕镇炉钧)和南方炉钧(景德镇炉钧)。而神垕镇炉钧是以碳为燃料,以串烟乌火的方法,用风箱炉烧造的高温仿宋代瓷器。因炉钧在当时已有多家烧制,以卢氏先辈艺人烧制的炉钧最具代表性,因而亦称“卢钧”。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炉钧是一个瓷种,而卢钧是一个品牌。

炉钧釉色浑厚凝重、乳光玉润、窑变万千。一件器物,可一色纯净,可多色辉映,加上变幻莫测的流纹,达到浑然天成的艺术境界。

炉钧从清末、民国、新中国成立初期到今天,从碳烧、煤烧到气烧的工艺变迁,以及新型原材料的应用和现代艺术思想的冲击,都彰显着炉钧工艺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轨迹。

当代钧瓷在坚持传统钧瓷技艺的基础上向前发展,在讲究制作技艺精良的同时,也非常注重艺术个性、审美情感的表达。钧瓷发展趋势显得更加自由活泼,产品更加多样化,更注重艺术表现性。

作者系国家职业(技能)一级技师(陶瓷装饰)、国家职业(技能)一级技师(陶瓷烧成)、高级工艺师、国家一级工艺美术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