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自己采的茶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

有时候,喝到一壶上好的茶,心中的欢快愉悦难以用笔墨形容,这时就会想起禅宗的句子:“醍醐灌顶”或“石蜜在心”。茶圣陆羽也称茶可“与醍醐甘露抗衡也”。

所以,喝茶时,面对淡烟轻起的茶汤,无不感恩地品饮,向天下的种茶人顶礼致谢。

喝了近20年的茶,始终因未能亲手采上一把茶叶来自行泡制、品尝而遗憾。我决意自己采一回茶。

在我所居住的小山城里,过去盛产一种“水翁茶”(土名“水筒茶”)。我孩提时常见大人去采制,在土埂上泡饮,但现已式微。据说,端午佳节是采摘此茶的最好时节。适逢端午,迎着晨曦,我与约好的三五茶友,一齐驱车数十公里,觅得那据说建于明代的石屋村。只见四山如屏,烟云重重,空气中弥漫着馥郁的花香、树香和草香。

涓涓的溪流边上,一丛丛野生的水翁茶花,映入眼帘,众人兴奋不已,忙取下带来的竹笠,从茶树上采下了一瓣瓣嫩绿的茶芽。平时在家中老是偷喝我杯中香茗、现已喝茶成癖的5岁稚子,也嚷着要让他自己采摘这山茶花。

据《中国大药曲》记载:“水翁茶,生于沟谷边和溪流边,消暑清热,消食滞……”。

顷刻,众人采得一竹笠的茶芽,垒石成灶,置一铁锅于其上,集山上之枯木,燃起文火,慢炒茶芽,顿时茶香扑鼻。茶芽由翠绿逐渐变干而略带微黄,茶片卷曲,呈可爱状,而茶香愈加浓郁。少顷,新茶遂成。又就地掬山泉泡之,茶香幽幽,弥漫山谷。

喝茶本来是人生的乐事,不是生活的主调;参禅本是生命的发展,不是身心的囿限。每一次品茗,要做到物我和谐,身心泰然,卸下了形式的执著,才是“真正喝茶的境界”。

一片茶叶,虽无足轻重,却极其微妙。只要是自己亲手采摘泡制的,即使一朵茶蕊,都品之不尽,余味袅袅。清茶一杯在手,我们似乎见着了生活,见着了生命的滋味,也见着了禅者的心,亦即“平常心”。

“平常心是道”,如果不能品味一杯茶的滋味,不能体会生活的情趣,又怎能体会到那更深奥的禅意呢?一片茶叶虽轻如毫毛,如能在其中体知禅心,它就重如泰山了。所以,泡了茶的茶叶,虽然陨落了,却因消融于水,更使人悟得其中无我的底蕴。

弃绝尘俗之思,毋存物欲之念,唯有人与茶之间的余香,这时你不期然就进入了某种境界,享受这用金钱也买不到的山野凉风,纯净阳光和淳和、恬淡之心境。这时,你才会真正感受到轻松、惬意,体会到心中的富有,悟得闲适的野趣,进入一种无我的散淡之境。

披着晚霞,在回家的路上,茶友们畅谈着品饮自制山茶的情境。我笑问稚儿,自己采制的茶与用钱买回来的茶相比,味道如何?稚儿笑而未答。

只要用“平常心”去品茗,喝什么茶都会进入一样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