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润好时光


朋友们都说我挺会享受生活的,因为我总能忙里偷闲地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比如喝茶。平日里,我喜欢泡壶功夫茶犒劳一下自己,随手翻本喜欢的书,那叫一个惬意!

秋日午后,约三两好友到陋室静坐品茗。我一般会泡壶铁观音,一来冲泡铁观音有点表演性质,观汤、闻香、品茗、壶外追香、凤凰三点头……一套一套的,不仅可以彰显一下自己的茶艺,也是对客人的尊重;二来冲泡铁观音除具观赏性而外,它的茶汤有股淡淡的兰花香,大多数人都会喜欢。

一股扑鼻的茶香,扎实地铺陈在日常生活的节奏里,可以谈些清淡的笑话;可以谈些凝重的历史;可以沉思默想;也可把平淡生活中的琐琐碎碎,在茶香弥漫里,过滤成淡而有味的趣闻。 看着杯子里的茶叶,由原来的黄色直到泡不出颜色来,才发现我该换一杯茶了。

茶的本质是淡。再浓的茶,其诱人之处也是淡淡的清香,仿佛透过空气,能看到它淡雾轻摇的妙曼身姿。铁观音产自闽南安溪的茶山,出身好,名字美,得天独厚。茶叶未着水的颜色,就已青翠欲滴,极易让人一见钟情。形状上,像粒粒青螺,比起尖削的龙井,更有几分温婉的韵味。碧螺春的妙处:头两泡,如果时间掌握得好,茶叶保持半紧结状态,所出茶汤与我们熟知铁观音味道大异其趣,味清淡,香气清冽而锐利。

水是茶的魔法师,冲茶是悄声唤醒那些睡去的青芽嫩叶。铁观音带给人的遐想,有闽南的山水,露湿的茶园,背着茶篓的乡间少女。迷蒙而悠远的意境中,倦意袭来,就此睡下了。这样的午后,总是苦涩中带点朦胧的诗意,枯荷听雨的调调。一杯茶浸润的时光,让世界静下来,慢下来。纷纷扰扰的社会让人百转千回地寻找着生活的本真初心。一杯茶浸润的时光让人明心见性遇见不一样的自己。喝茶无非只有两个动作——拿起和放下。而人生,看起来繁杂的一切,其实又何尝不是这么简单?有些事何必纠结于心?很多时候,看淡一些,看轻一些,世事原本可以像喝茶一样,不过拿起和放下罢了。

喝茶需要静品,茶香则能通灵气。蓬勃的能量注入身体,我像渴望成仙的林中精灵,贪婪地汇聚天地灵气于丹田之中。茶是一种情调,一种沉默,也可以说是对记忆的收藏。从午后到黄昏,在任何一季节里饮茶,每个人都宛若一片茶叶,或早或晚要融入这变化纷纭的大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