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来敬茶”好传统


“客来敬茶”,乃是我国人民重情好客的传统与礼俗。

我国是茶的发源地。稽考漫长的茶史,神农氏是第一个发明和利用茶的人,为人类作出了一大奉献。在三国时期,吴国孙皓就倡导“以茶代酒”,变奢侈的酒宴为尊雅的茶宴,认作是一种优厚的礼遇。晋代吴兴太守陆纳亦常以清茶待客,当时人称颂他“恪守贞固,始终勿渝”。

史称“茶兴于唐而盛于宋”。唐代起,茶已成为“举国之饮”,茶道亦随之大兴。唐代中期,茶神陆羽撰写的《茶经》问世,标志着我国茶宴的成熟和成型。陆羽常邀请朋友在风景秀丽的名山大川举行茶宴,凭借自然风光,以茶会友,以茶交谊,以茶言志,以茶益文,诗情画意,留连忘返,别具情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在《春夜啜茶联句》中写道:“泛花邀坐客,代饮引清言。”“味击诗魔乱,香搜睡思轻。”(齐己句)“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钱起句)“一碗喉吻间,两碗破愁问,三碗搜枯肠,四碗发轻汗,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两腋习习清风生。”(卢仝诗句)诗人将饮茶描绘得生动活泼,潇洒诙谐,绘声绘色,这便是著名的“卢仝七碗”的出典之处。宋徽宗赵佶将唐代在宫廷、文人士大夫及宗教寺院的茶宴之风推行于民间。北宋时的汴京(今河南开封)就出现了适合民间需要和特色的各类茶馆。由于皇帝的推崇,宋时的茶宴出现了继往开来的新趋势。一是把名山大川、自然风光通过书画表现出来,同诗词、歌舞一起引入和普及到茶宴活动中。如杜丰《寒夜》诗中云:“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郑清之亦有“一杯春露暂留客,几腋清风几欲仙”的诗句。“与君坐对成今古,尝尽冰泉旧井茶”(清·施润章句)等。二是“斗茶”(即品茶)应运而生且渐盛,评出“斗品”进贡。

明朝陈师《茶考》记载:“杭俗烹茶,用细茗置茶瓯,以沸汤点之,名为撮泡,北客多哂之”。“泡茶法”产生于明代地处近代商业中心地带的杭州,尔后传入日本,对形成日本新兴的茶道——煎茶道,起了很大的影响。

当代的“茶圣”是吴觉农。吴老一生不羡高官厚禄,不恋锦衣玉食,披荆斩棘,播火传薪,开创了科学营茶的新时代。陆定一同志曾说:“觉农先生毕生从事茶事,学识渊博,经验丰富,态度严谨,目光远大,刚直不阿。如果陆羽是‘茶神’,那么吴觉农先生是当代中国的‘茶圣’,我认为是当之无愧的。”

现代人相互之间畅叙友情,亦以品茶吟诗为快事。1941年,柳亚子先生写了一首七律给毛泽东说:“云天倘许同忧国,粤海难忘共品茶。”毛泽东同志在1949年4月29日亦写一首《七律·和柳亚子先生》:“饮茶粤海未能忘,……落花时节读华章。”陈毅有“嘉宾咸喜悦,细看摘新茶”的佳句。这些诗句既记叙了他们以品茶吟诗建立起来的一往深情,又表现了茶与国人之间的内在联系。

著名茶学界学者庄晓芳,倡导宣传最文明的“中国茶德”,将其精辟地概括为“廉、美、和、敬”四个字,把新时代的茶文化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我国的茶宴和茶道,蕴育着东方古国的含蓄之美。文人墨客,商贾豪客,政府官员,在相互喜庆相逢之际,以一杯清茶为宴请之礼,尊而不侈,雅而不俗,富有诗情画意,远远胜似如今流行的酒肉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