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宁:手心里的陶瓷世界

 

  “玩泥巴一不留神就玩了20年。”——面对《中华合作时报》记者的采访,北京董陶窑创始人董宁这样总结自己和陶瓷艺术的情缘。入行20年来,他经历过作品被中央领导当做国礼赠送给外国政要的高光时刻,也曾堕入连日常开销都成问题的人生低谷。但是一路走来,董宁始终醉心于陶瓷艺术,淡看这门艺术之外的种种。如今已年过半百的他,正如自己制作的陶瓷艺术品一样,饱经岁月的煅烧和打磨,淬炼得成熟而纯粹。
  
  结   缘
  
  董宁是福建人,早年在家乡从事茶叶生意。茶行业里有“好茶配美器”的说法,长期受茶文化熏陶的董宁,也自然而然地对喝茶所用的陶瓷器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多年前,为了延展自己对于陶瓷的钟爱,董宁来到北京发展,并于2008年租下了位于大兴区黄村镇的一片12亩的园区,创立了北京董陶窑陶瓷制作技术研究所。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如今的董陶窑已经成长为一家集陶瓷研发、生产、教学、展览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园区,其产品囊括陶器、青花、粉彩、紫砂等七个大类的千余个品种。在商贾云集、寸土寸金的北京,董陶窑可谓是一座清新典雅的艺术殿堂。
  
  志   趣
  
  董陶窑的整片园区白墙灰瓦,彰显出浓郁的中式风格,几大展厅内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大量的陶瓷和字画。接受《中华合作时报》采访时的董宁身着灰色唐装,讲话温声细语,话语间儒释道三大家的典故信手拈来,俨然一位从古代穿越而来的翩翩君子。他带领记者详细参观了董陶窑的每一个展厅,如数家珍般地介绍了代表作品的制作过程及文化内涵。
  
  展厅内的展品既有董宁及其弟子的作品,又有外部名家之作。为了丰富董陶窑的艺术风格,提高艺术水准,董宁先后聘请了数十位国内知名的陶瓷专家、画家、书法家、雕刻篆刻家等担纲董陶窑的艺术顾问,名家的作品就摆放在展厅里最显眼的位置上,每一件也都是董宁的心头好。
  
  作为董陶窑几十号陶瓷从业者的大家长,董宁除了在自身艺术造诣上乐于吸收百家之长,更是不吝于提携身边的晚辈。参观间隙茶歇的时候,董宁就把自己的一位助理推到我们面前:“刘老师很有才华的,他很喜欢作诗。来,刘老师,给大家念一段你写的诗歌。”
  
  尽管早已荣誉等身,但如今的董宁依然几乎天天下工作间手工制作陶瓷。用他自己的话说,制作陶瓷是一种乐趣,是一种享受,是一辈子的事情。当被记者问及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哪一件是自己最得意的作品,董宁说:“不同的心境会创作出不同的作品,哪一件都是我用心制作而来,也都像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说话间,他随手拿起身边的一个拟物小陶瓷制品,结合传统文化中的老庄思想,兴致盎然地给记者讲起了其中的门道。
  
  眼   界
  
  几年前,董宁随团出访日本,在当地的一家日本料理餐厅,考究的日本陶瓷餐具让董宁爱不释手;可是当转天又去了一家当地的中餐厅,他却发现这里用的大多是以塑料制品为主的一次性餐具,这种强烈的反差引发了董宁的深思。“老话说‘家中无瓷不贵’。什么叫文明,什么叫富贵,在一餐饭食中都可以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在自己的艺术求索之路上,董宁很注重吸收借鉴国外的陶瓷艺术精华,也对自己国家的陶瓷发展现状感到担忧。“我们号称有五千年的文化,我们还是陶瓷发源国,可是我们自己却越来越少地使用陶瓷。过度的商业化大行其道,悠久的陶瓷文化越来越多地被一次性餐具所替代——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我们更应该多加反思。”
  
  曾经,政府部门把一位外国贵宾带到董陶窑来品鉴中国的陶瓷艺术。见董宁一直在担当向导,这位老外在身边人的告知下才知道原来他就是董陶窑的负责人。后来,老外提出让董宁现场制作一件陶瓷,董宁欣然应允,上手制作。见到成品后,老外大加赞赏,为表敬意,他竟然跪到了董宁面前。“我既不是神仙也不是英雄,他竟然跪在了我的面前。”董宁说,老外的那一跪,让他体会到了作为一名中国文化传承者的自豪。
  
  “中国”的英文表达为“China”,而这个英文单词的原意正是“瓷器”,由此足见陶瓷艺术之于中国文化的意义。董宁有一个斋号,叫做“伴陶居士”,取与陶瓷为伴之意。这个地道的南方人普通话说得并不标准,但是却深谙中国陶瓷文化之道,他手心里方寸大的陶瓷世界,也正在随着他的不懈努力和思考,变得越发宏大和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