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花猫

 

  黄昏,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起来。谌掌柜想打烊,忽见黄琳老师家的花猫打此经过。他猛然想起,黄琳的儿子初七要结婚,自己还没给他送黑茶呢。
  
  天色渐暗,谌掌柜开始安装窗棂上的插板。突然,远处过来一个穿长衫的年轻人。“掌柜的,来包黑茶吧!”
  
  谌掌柜来到店里,说道:“茶叶共分上、中、普三等,先生要哪一等?”
  
  “上等的吧,先来半斤尝尝。”
  
  不经意,谌掌柜看到了书生胸前的校徽。“先生是国立师院的?”
  
  “是的。我叫钱钟书。”
  
  谌掌柜闻言,忙伸出了双手。“幸会幸会!”
  
  “您知道我?”
  
  “先生父子同为国立师院的系主任,这在安化早已传为佳话,谁不知道先生的大名?我有个邻居叫黄琳,也是国立师院的,不知先生认识不?”
  
  “当然认识。听说,他是大书法家黄自元的嫡孙。对了,掌柜的,多少钱?”
  
  “先生既然是国立师院的,那这点茶叶就送您好了。”
  
  “万万不可!俗话说,无功不受禄……”
  
  “先生不必客气,就算交个朋友嘛!”
  
  送走钱钟书,谌掌柜带了一包黑茶就来到黄琳家。供桌上有个镜框,里面镶着一副黄自元先生的画像。
  
  “黄兄,恭喜恭喜!”谌掌柜递上了手里的黑茶。
  
  “谌兄怎么如此生分?”
  
  “您有所不知,这些年,但凡街坊邻居有红白喜事,我都要送一包黑茶的。”
  
  突然,那只花猫窜了进来。“良子,快出去!”黄老师话音刚落,花猫就乖乖地奔了出去。
  
  “谌兄来得正好,有包好茶,咱们一起品一品。”
  
  须臾,茶水已送到了谌掌柜面前。谌掌柜不慌不忙地品一口,“啧啧”两声。“这是本地的上等黑茶,只是熟茶中搀了生茶。”
  
  黄先生闻言,便竖起了大拇指。“谌兄真不愧是当代陆羽。泡茶时,我见桌上有两片生茶叶,就顺手投进了茶壶里。没想到,谌兄就连这都能品得出来。”
  
  “最近,省建设厅彭先泽副处长亲临安化筹办湖南省砖茶厂,他想请我做副手,黄兄以为如何?”
  
  “好事呀!彭处长来此办厂,即可以结束本地小作坊式的生产,又可以将中国茶文化发扬光大,还可以振兴一方经济。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呢?”
  
  “可眼下兵荒马乱的,日军又对长沙虎视眈眈……”
  
  “做生意嘛,哪有不冒风险的?更何况现在是多事之秋!”
  
  第二天一早,谌掌柜和黄琳乘上黄包车,一同去拜访彭先泽。
  
  来到茶厂,彭先泽正在揉捻车间指导工人作业。谌掌柜见几个壮汉揉茶过猛,便说:“揉茶的力道不宜过重,否则,茶汁就会尽失,这样就会影响茶汤的色泽、品相和口感。”
  
  “谌掌柜,您不妨示范一下。”彭先泽劝道。
  
  谌掌柜也不客气,他挽起袖子就开始揉茶。茶叶经他一揉,茶条看上去色泽碧润,摸上去手感滑腻。黄琳目不转睛地看着谌掌柜的一举一动,随即,他从手提包里掏出了照相机。
  
  彭先泽见了,忙制止道:“黄先生,这牵涉到商业机密,还是别拍照了。”
  
  黄琳一笑,便收起了照相机。看到黄琳手里的照相机,谌掌柜露出了惊诧的目光。
  
  从茶厂出来,黄琳去了学校,而谌掌柜就直接回家了。在路过黄琳家时,他见大门敞开着,但那只花猫并不是从门口进入,而是翻墙而入。顿时,谌掌柜蹙起了眉。
  
  午夜,谌掌柜出来解手。在厕所里,他听到了一阵奇怪的“滴滴”声。顿时,他心里嘀咕道:怎么像发报声呢?
  
  约莫十分钟后,一切归于平静。突然,耳畔传来一个声音:“良子,快把这个东西送给艾斯。”
  
  须臾,花猫翻墙而出,谌掌柜忙跟上去。然而一转弯,竟然不见花猫的身影,街上只有一抹昏暗的路灯……
  
  第二天,谌掌柜想去熊记茶庄见见熊掌柜。在路过军管会大门时,忽见一只花猫从墙头跳了下来。只见它的前肢上绑着一个细细的竹筒。仔细一看,它竟是黄琳家的那只花猫。
  
  来到熊记茶行,谌掌柜就把近日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熊掌柜。“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你稍安勿躁,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熊掌柜说。
  
  初六晚上,谌掌柜想去黄琳家贺喜。一出门,却和熊掌柜不期而遇。
  
  “那天,你走后我就去了军管会。原来那只花猫是用于传递情报的。在花猫的必经之处,我放了一碗猫食,猫食里搀了迷药。猫被迷倒后,我从竹筒中截获了三份情报。情报涉及政治、军事、文化等领域,其中就有安化黑茶的。情报中还牵扯两个人,一个代号叫‘花猫’,另一个代号叫‘S’。”
  
  “艾斯?我听黄琳说起过。”
  
  “不是汉字艾斯,而是英文字母‘S’。”
  
  说话间,二人已至黄家门口,只见四个面无表情的陌生人站在院内。屋里已是张灯结彩,高朋满座。钱钟书和彭先泽坐在沙发中央,两侧是社会名流。谌掌柜一抱拳,逐一向各位打招呼。
  
  屋里本来客人就不少,加上贺喜的人还在源源不断地涌来。谌掌柜一看屋里没处落坐,便说:“各位,不妨到寒舍一叙。”钱钟书面露难色,说道:“家父近日身体欠安,改日再叙吧!”
  
  院里,那四个冷面人依然站在角落处。谌掌柜和熊掌柜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来到街上,钱、彭二人先后乘车离去。谌掌柜轻轻碰了一下熊掌柜的胳膊说:“难道黄琳他……”
  
  “没错,他就是潜伏在师院的日本特务‘花猫’,而‘S’就是军管会副主任王鑫。眼下,王鑫已被军管会控制。其实,黄琳和黄自元根本就不沾边。上级已经决定,明天就对黄琳及其同伙实施抓捕!”(本文系此次征文大赛优秀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