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茶山


四月,茶山上的我

自觉闭上了聒噪的嘴巴

不敢空谈:不可一日无比君

不再虚言:茶可清心也

也不在装模作样:人生如茶

千千万万片娇嫩茶叶

每一叶都攒足劲拼尽力

用力托起春天和脱贫的梦想

现在,又分出一份气力

用力托起眼高手低的我

在茶树之间,我气喘吁吁

不敢想:站为另一株讲奉献的茶树

不再想:空洞的茶诗茶歌茶的艺与道

也不再,故作懂茶者和知茶人

阳光如火,茶叶正当时

采茶的姑娘,脸蛋黑红

她摘茶的动作,和皮肤粗糙的手

远离书上所写手指翻飞如舞似蹈

而是单调重复的火中取栗

撞见我无聊的目光和拍照的时

她轻捊汗水濡湿的头发

迅速低头埋首于茶

那羞涩闪躲的回眸一笑

是茶山最美的花朵

是茶叶里最美的茶叶

那无抱怨的坚强和沉默

猛就灼痛了四月的春色

和我无病呻吟的赞美

哦,山高而大,路险且远

我的眼里,再无

茶中有味是清欢

只有漫山白亮的阳光在烧燃

只有翠绿的茶叶在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