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之悟


喝茶,是坐办公室养成的毛病。自从野战部队转到省军区系统,再到地方部门工作就喜欢上了喝茶,以至于上班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泡茶,可以说我对茶的爱好已到“宁可三日无盐,不可一日无茶”的地步了。

后来我退休了,但退休不退茶。前几年胃不太好,患了溃疡,有人劝我不要喝绿茶喝红茶。说红茶可以帮助胃肠消化、促进食欲,可利尿、消除水肿,并强壮心脏功能。一听,这不正好是符合我们老年喝的饮品?

当我第一次购回一包红茶,捻一小擢放进茶杯,提起一壶滚烫的热水冲到茶杯里,见那片片茶叶立刻像一蔟被激活的水草,先是一沉,而后翻腾上冲,悄悄儿地散开去,浮在茶杯上面,像一条条黑红相间的小鱼,轻盈地游动着身子,又像是一朵朵早春杏花在悄然绽放。过一会儿,叶片变粗变长,又慢慢地向杯底下沉,水的颜色开始变化,变成一种宝石的淡红。再过一会儿,淡淡的茶香从茶杯里慢慢溢出,当鼻子凑近冒着热气的茶杯,燎绕而上的热气,带着一种好像从久远的过去传来的香气包围着,让我为之一振,一种厚重端庄的感觉油然而生。

于是,不由自主地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下少许浮在水面的茶叶,嘴唇凑近茶杯,轻轻品上一口,不像渴时喝水那样一饮而尽,也不像喝酒时那样咂上一口滋滋作响,一种似是而非的糊味,随着舌尖往下传导,瞬而转化为一絲甘甜,直达胃部,胃也立刻暖暖的,仿佛融融的化了,再传递给全身每一个细胞。

退了休的日子,清闲加忙碌。日复一日地送完小孙子上学,再进蔬菜市场买菜,回到家里或开启电脑或点点手机网游之余便打开电视。这时少不了泡一杯茶,然后慢慢地品尝,既饱眼福又饱口福。

泡茶、饮茶,看到的是茶在杯中的姿态,尝到的是茶汤在口中的滋味。一杯并不烫的白开水,放入一擢茶,茶在水杯里上下沉浮,随着茶叶的沉浮,一抹淡淡的红色在水中便弥漫开来,茶的清香味便从杯子里袅袅地溢出。慢慢品尝,唇齿生香,滋味醇厚饱满,山野之气强烈,回味生津持久。一杯将尽,再添上一些热水,颜色转为略微透明的暗红色了,味道也淡了些,反复的冲着,味道越来越淡。人生的味道,怎地不是如此,不是越来越浓烈,而是越过越清淡。

其实,茶不分种类,饮茶之中,不过两种形态和味道。饮茶时,杯中两种姿态,下沉与上浮;饮茶时,人有两种姿势,拿起与放下;喝在口里,舌颠有两种味道,浓香与清淡。人生如茶,沉时坦然,浮时淡然,提得起,放得下,由浓而淡。我们只要恪守内心的宁静,浓也好,淡也好,自有味道。因为看轻,所以快乐;因为看淡,所以幸福。

泡茶与沏茶的区别就在于水温。用水不同,茶叶的味道也就不同,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过去上班,敬业乐业,如热水沏茶,溢出了生命里脉脉的清香。现在退休了,悠闲自在,生活平静,就像温水沏茶,弥漫不出清香,故无多少失落。提得起,放得下,看得开,想得明白,过得洒脱。能容、能忍、能让、能原谅,平心静气。

我明白了。一个人,若思想通透了,行事就会通达,内心就会通泰,有欲而不执著于欲,有求而不拘泥于求,自然活得自在。这就是人生若茶的道理。

人生在世,淡雅之美,方为一盏无味而至味之茶。淡名、淡利、无争、无夺,一切自然,一切脱俗,我之所求,我之所愿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