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 新机遇 新思路 ——对中国茶企拓展海外市场的观察与思考

 

  2018年在岁月更替的年轮中,或许不算什么特别的年份。但2017年10月举行的中共十九大,无疑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不仅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时代,也直接为茶行业开启了新的发展机遇。面对此景,茶行业的众多企业都已经布局于前、行动于后,新的思路和举措,为中国茶叶的新发展提供了许多亮点。
  
  顶级企业频繁亮相  中国茶叶鸿运当头
  
  随着大国外交的扎实推进,在中国国力增强的磁力下,中国茶叶作为一张中国文化的名片和中国待客的品质饮料,频频亮相于重大国际性活动的舞台。仅仅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从“一带一路”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到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全球外交官中国文化之夜,乃至第十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中国茶业获得了国际性高端舞台参与、亮相的机会,西湖龙井、武夷岩茶、九曲红梅等一批传统茶叶品牌担纲重任;同时,一批龙头企业也纷纷现身,不仅提供了优质的茶品和文化服务,也为企业品牌做了一次漂亮的广告。其中,龙冠、华祥苑等企业无疑是佼佼者。
  
  这些茶企扎堆亮相国际性舞台的现象背后,有中国经济实力、国际影响力、文化亲合力提升的基础,也离不开中国茶企多年来追求品质,与国际行业标准和消费文化越来越接轨的长足进步。比如,福建茶企华祥苑多年来对有机茶叶矢志追求,其金字招牌与金砖峰会可谓珠联璧合。这些可喜现象说明:茶运就是国运,国运盛则茶业兴。中国茶业正迎来美好的发展时期。
  
  文化与营销双轮驱动  品牌与市场一个不少
  
  中国茶业虽然有悠久的商业历史,但其发展,尤其是新时期以来,得益于政府推动和帮扶者甚多。去年一年,茶业企业和品牌在国际舞台上的品牌频频亮相也离不开政府的搭台之功。随后而来的就是企业能否跟上脚步,由虚入实,从文化到营销、从品牌到市场,形成实实在在的企业发展。这既是一个课题,又是一个考验。
  
  在这方面,很多企业都做出了不少有益的探索和尝试,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和经验。
  
  龙润集团一直致力于通过高科技、标准化提升中国茶叶的品质,用制药的标准和技术来制造茶叶。龙润茶先后通过瑞士国际有机茶认证(IMO)、良好农业规范(GAP)、雨林联盟(RA)认证,有效突破了国际贸易绿色壁垒,加快了龙润茶的国际化步伐。目前,龙润茶已在美国、新加坡、非洲等地开设专卖店。2015年3月,龙润茶还顺利通过清真食品的各项严格审核,正式荣获中国伊斯兰教协会颁发的“清真认证”,为“一带一路”沿线穆斯林消费者提供了可心的茶品。在这些国际开拓的实践和成果之上,龙润加大了茶文化的推广,2017年12月,配合龙润姓氏茶、龙润白茶市场推广,他们成功登陆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世界第一屏”,站在世界的十字路口,展示中国茶品牌形象,展示中国茶文化的魅力。其中国特色的姓氏文化、市场热销的白茶风潮,都为龙润倡导的健康“茶生活方式”增添了新内容。
  
  与龙润从实业到文化的路线异曲同工的是华祥苑。2017年9月,在厦门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上,华祥苑与国际政要接下茶缘,经过三个月的跟进和洽谈,目前,华祥苑已经将墨西哥首家专卖店的的准备工作提上日程,预计很快将会登陆墨西哥。从龙润和华祥苑的国际市场开拓之路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茶叶进一步国际化的内外部条件已经越来越好。文化与品质双轮驱动的海外市场,离我们越来越近。
  
  国际化需要差异性  小品种畅游大市场
  
  中国茶叶国际化的大背景是经济全球化,虽然近两年世界上出现了逆全球化的异动,但经济全球化的潮流是大势所趋,中国也将坚定支持并引领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国际化的大舞台也将敞开怀抱,迎接中国茶企的有志之士。
  
  国际文化交流中有句著名的话叫“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在经济贸易领域,全球化的市场也越加需要差异化的产品。这就为中国茶叶的小品种、小企业提供了“小而美”的机遇。
  
  比如,随着西方国家对健康需求的深入开发,白茶的健康属性日益受到他们的青睐。记者在国内展会的采访中,就遇到来自美国、澳洲的本土化茶商,他们对白茶兴趣日浓。再比如,不久前,广西凌春茶业有限公司的凌云白毫茶正式走出国门,售往东南亚国家。标志着凌云白毫茶出口实现零的突破。凌云白毫茶是中国独有茶叶品种,产地主要在广西凌云、乐业两县,面积不大。带面对广阔的国际市场,那些品质优的小品种的春天,应该听到春风的召唤了。同样,近些年火爆国内市场上的柑普茶,作为创新开发的代表,不仅引燃了国内市场,也将火旺之势“烧”到了国际市场。2017年8月,广东江门市汤老爸茶叶实业有限公司成为全国首家具备新会柑(陈皮)普洱茶出口资质的企业,首批柑普产品已经出口海外。
  
  借助国际市场,小品种、小企业将提升生产和管理整体水平。据广东新会检验检疫局负责人介绍,出口企业在企业车间布局设计、厂房建设、卫生设施与质量控制改造,企业质量安全管理,破解原料管理难题等方面,都发生了巨变。